文章吧-經典好文章在線閱讀:2019最佳故事:我把來世許給你,讀完淚奔!

當前的位置:文章吧 > 情感文章 >

2019最佳故事:我把來世許給你,讀完淚奔!

2019-10-13 08:09:36 來源:洞見趣聞 閱讀:載入中…

2019最佳故事:我把來世許給你,讀完淚奔!

  內容來源作者:子雨,圖文綜合網絡

  1

  大年初四晚上九點半。

  梅雨心情有些激動,從下午接到同學電話,她就沒法平靜

  三十年了,失去聯系三十年的同學們竟然又聯系上了,她的心里除了溫暖居然還有一絲絲的期待

  “叮咚……”手機又響了一下。梅雨虹拿起手機,同學群中有人找她私聊,是昵稱為雨中彩虹的同學找她。“‘雨中彩虹’應該是個女生吧,這么美的名字,會是誰呢”。她猜測著,并很快將對方將加好友

  “你是梅雨虹?”

  “哦,是的,你是……”她驚異于雨中彩虹的洞察力。因為她用的昵稱是“驀然回首”。“我是文思尚。”梅雨虹的心莫名地驚了一下。文思尚,一個高大樸實憨厚男生迅速跳進腦海。她回過神,回了句“你好!”

  “你好,雨虹。”

  “你怎么知道是我?”

  “能用這么美的文字這么溫暖的話語和同學們打招呼的,在我心中也只有你了。”梅雨虹無語,她不知接下來該怎么說。

  “雨虹,雨虹。”他一遍一遍地重復著她的名字。

  “嗯。”

  “雨虹,這些年你過得好嗎?”

  “還可以,你呢?在哪里工作?”

  “我能在哪里,我就是一個割麥、挖玉米桿、開摩的的傻農民。”

  “現在農村多好,天高地廣的。農村政策又好,收種都是機械化。”

  “雨虹,我能見見你嗎?”

  “可以啊。”

  “我想和你單獨見一面。”

  “老同學了,當然可以。”

  “明天可以嗎?明天早晨?”

  “你在哪兒呢?S市嗎?”

  “是的S市。”

  “明早估計不行,我們還在老家呢。”

  “明天下午行嗎?我明天下午五點后要出趟遠門。”

  “那好吧,明天下午3點美馨湖見。”

  2

  梅雨虹坐在公交車上,有些忐忑車窗開了一個小縫,寒風不著痕跡地竄了進來,她打了一個寒顫

  出門前,她在為數不多的幾件衣服中找一件最普通比較厚實羽絨服。她是農民的女兒質樸是她的本性

  她從不涂脂抹粉,她唯一的化妝用品便是一支用了好多年的眉筆。

  她輕輕地描了幾筆,使眉毛看來修長了些。她四十八歲,上眼皮微微地向下傾斜,眼角顯現明顯皺紋,有些松弛皮膚使她看起來比實際年齡老了些。

  她目光清冷嘴唇緊閉。她的身材不像三十年前那樣曼妙寬大的羽絨服穿在身上顯得有點臃腫,但她很喜歡這件衣服的毛領,不是那種又大又厚,雍容華貴的,這衣服的毛領窄窄的一圈,精巧別致,挨在脖子柔軟舒服

  2點50分,梅雨虹下了車。

  天冷得出奇,街邊的門店大都還沒有營業,畢竟才大年初五,大家還在過年呢。往日繁華熱鬧的美馨湖顯得有些冷清,只有極個別的人在走動。她將雙手插進衣兜,戴起了羽絨服的帽子,遮住了刀子一般的寒風。她朝美馨湖走去,邊走邊四下張望,當年那個熟悉身影在她心中已是模糊不清

  她沿著湖邊一路向東,每經過一個中年男人身邊,她都要抬頭多看幾眼,生怕錯過了。五分鐘過去了,十分鐘過去了,她拿出手機,“糟了,昨晚忘了問電話。”

  她試著發了一條微信

  “你到了嗎?”

  “到了。”她很快收到回信

  “你給廊橋這邊看。”

  好在她離廊橋并不遠,她看到一個高大的中年男人朝她走來。

  四目交接,一切都歸于靜寂。沒有了風聲,沒有了水聲。梅雨虹此刻能聽見自己心跳

  “雨虹,雨虹。”文思尚一邊輕喚著她的名字,一邊伸出手臂,張開他的懷抱。梅雨虹猛然回過神,她迅速地伸出手,握住了文思尚那寬大溫暖有些粗糙的手。文思尚的身子僵了一下。

  他搓著梅雨虹冰冷的手,喃喃地說“雨虹,你過得可好?”梅雨虹點點頭

  “三十年了,我在心中叫了無數遍的名字今天終于叫出口了。雨虹……。”

  梅雨虹注視著文思尚,三十年前那個翩翩少年已到了知天命年紀。他已不再是那個瘦削的、重眉花眼的、朝氣蓬勃小伙子

  這個中年男人身形高大,微胖,顯得成熟穩重歲月的蒼桑在他的額頭留下了皺紋。

  皮膚黝黑,有些粗糙,眉毛較年輕濃黑了些;他的眼睛不似當年那般清澈,卻燃燒希望熱情。他癡癡地注視著梅雨虹,似乎想要看過三十年,看到那個清秀白皙妙齡女子

  “思尚,你好嗎?”梅雨虹不著痕跡地抽出了自己的手。

  “好,你呢?雨虹,你過得好嗎?”

  “普通的人過的就是普通的生活,我就是你看到的樣子。”她面容平靜,波瀾不驚

  他們慢慢地向前走著。風刮得緊,湖面上的波紋一層層向前趕去,著急忙慌的。廊橋上游客稀少,難得的清冷與安靜

  文思尚注視著梅雨虹,從見面起,他的目光一刻也沒有離開她。他把對她三十年的思念融入這注視中。

  三十年前,他還在部隊時候曾經寫信給她,那時候千般喜歡,萬般愛戀,寫在紙上不過是平淡問候家常。他曾把照片寄給她,他想她那般聰慧通透的女子自然知道他的心思。她沒有回應他,同樣也只是與他閑話家常。

  他沒有直白表達自己的心意,也許是因為驕傲,但更多的是因為膽怯,不管是什么原因,他最終失去了雨虹,這個讓他魂牽夢縈的女子。

  時光如水,歲月如虹。

  他走過荒涼,走過繁華,走過千山萬水,走到天涯海角,卻走不出對那個女子的思念。都說時間是最好的良藥,能醫治內心最大的傷痛,然而這劑良藥卻于他沒有任何用處

  他知道,這個女子刻在了他心里,融入了他的血肉,陪著他呼吸,伴著他心跳。

  3

  風愈刮愈烈,梅雨虹的頭不由自主地朝衣領里縮了縮。文思尚輕輕地拽了拽梅雨虹的衣袖

  “雨虹,我給你暖暖手吧。”

  梅雨虹沒有說話,她把手倔強地插在自己的衣兜里,她低頭慢慢地走著,她不敢看他,不敢直視他的眼睛,她怕他熾熱眼神將自己融化,更怕自己強裝的鎮靜在他面前土崩瓦解

  那會兒在學校上學時,他于她而言和其他男生沒有什么不同。學校里,男女學生不敢說話,怕被扣上“談戀愛”的帽子。

  那怕心里再喜歡,臉上都不敢有半分的表露。那時的她心思單純,沒有過分喜歡或厭惡男孩,她只希望通過自己的努力跳出農門,然而這個夢想終是沒有實現

  畢業后,文思尚曾寫信給她,甚至還寄過照片,她也會回信給他,她天真地以為他們就是同學而且僅僅是同學,她搞不清楚男生給自己照片的含義,她甚至從來沒有直面過自己感情

  三十年后的今天,看到文思尚,她平靜的心湖蕩起一圈圈漣漪,她渴望見到他,聽到他的聲音,甚至在剛才他握住她的手時候她渾身竟不由自主地顫抖。

  她的手非常留戀他那寬大的掌心,她心中甚至跳出一個念頭,就這樣與他相依相攜共度余生

  她終于知道自己心中竟然隱藏了這樣一份感情。這種后知后覺讓她異常震驚,她找到了自己多年來對夫妻生活排斥根源。她是個重感情的女子,她固執地認為性事是情事延伸,是情到深處的自然而然,是愛到濃時的不能自已

  結婚二十多年來,她恪守婦道,相夫教子。然而在她內心深處,她是多么希望那個男孩能與她山盟海誓白頭偕老。

  “雨虹。”她猛地抬起頭,對上了文思尚赤誠的目光。

  “太冷了,我們找個地方坐一坐,暖和一下吧。”

  梅雨虹點點頭。她跟著文思尚來到一輛在她看來有些笨重的路虎車前,他打開車門

  “上去吧,有禮物送給你。”

  “她詫異地看著他,這是誰的車,你的?”

  他抿著嘴笑了笑。上了車,她看到后排坐位上放著一捧鮮艷奪目藍色妖姬。文思尚拿起花,鄭重地遞到她面前,“雨虹,送給你。”

  她驚異地看著他,“思尚,你瘋了嗎,為這花你得跑多少趟摩的?”

  文思尚笑了起來,笑容燦爛得像個孩子

  “雨虹,你真以為我現在就是個開摩的的?”

  梅雨虹有些懵。

  “二十多年前我的確是個開摩的的。”他把花放在她懷里。

  99朵藍色妖姬,這是他堅定地要與她長相廝守。她的心一陣刺痛。她已是另一個男人妻子,是兩個孩子母親,她已經沒有了接受這束花的權利。她默默地將花放下,強忍著淚水抬頭看向窗外。

  “雨虹。”他輕輕地扳過她的肩膀,讓她面對著他。他看到她眼底潮濕無奈掙扎,他的心撕裂一般,自己苦盼三十年與她相見,卻給她帶來了痛苦為難

  “思尚,我丈夫是個不錯的男人,我們有兩個孩子,是個還算幸福家庭說說你的情況吧。”她強裝笑顏,讓自己的表情看起來稍顯輕松些。

  “二十多年前,家里介紹了一個,見面后,人家嫌我是開摩的的,沒成。”他訕訕地。“以后也沒遇到合適的,到現在為止一人吃飽,全家不餓。”

  她心中升起一陣莫名的欣喜,他還是單身。可他單身又能怎樣呢,自己是有家有室的人啊!剛剛升起的希望瞬間破滅!

  “開了幾年摩的,攢了點錢,買了一輛車,搞客運,后來又陸續買了十來輛車,做了幾條線路,前幾年和朋友一起辦了個旅游公司。”他簡單平靜地敘說著往事

  “雨虹,你是唯一一個住在我心里的女人。幾十年來,從未變過。我曾經尋找過你,但毫無音訊,加之剛開始我也是艱難度日,不能給你我想給的生活,選擇放棄,這個決定讓我失去了一生的幸福。雨虹,我多想與你一起讀書品茶,聽雨觀魚,踏雪賞梅。

  這些年來,我走遍了名山大川,看盡了人間美景,然而我的心卻孤獨無依,每每夜深人靜,我便在心里呼喚著你。我無數次地祈求上蒼讓我與你相見,也許是我的誠心感動了天地,我終于見到你了。雨虹,我的心意你可明白?”

  梅雨虹已是淚眼婆娑。這個自己藏在心靈最深處男人向自己訴說心意表白心跡,這是她有生之年聽到最動聽的話語。

  4

  十幾年的寒窗苦讀并沒有給她帶來豐碩成果。二十四五的年紀依然待字閨中弟弟已經娶親,妹夫家也急著要人

  看著自己當前的境況,她心灰意冷遠走他鄉。在工廠認識了現在的老公,一個老實木訥的男人。

  他們的感情平淡如水,彼些說不上愛戀,只是兩不相厭。沒有花前月下,沒有海誓山盟,甚至沒有像樣婚禮,扯了一張結婚證,她從此便嫁作人婦

  婚后的幾年,每每獨處時,她常常淚流滿面。她自始至終不明白,她,梅家頭生頭長的女兒,雖說不是沉魚落雁,卻也溫婉娟秀;雖說沒有金榜題名,卻也聰慧伶俐。這樣一個女孩兒,自己怎就隨便地糊涂地為自己選了這樣一個一世相依的人?父母怎就舍得如此寒酸地將女兒嫁出家門

  生活的重擔從此落在了肩頭,她曾也時不時地將那個男孩的照片拿出端祥,看著他站在樹下伸手欲折樹枝調皮樣子,她心中五味雜沉,猜測著他的事業,猜測著他的家庭

  她倉促成家,一年后孩子出生,艱難困苦將她磨礪成一個粗糙強硬的女人。她失去了本真,她不再是那個清純溫柔端莊嫻靜小姑娘,她將柔弱雙臂變成剛強翅膀為孩子遮風擋雨。她何曾不想小鳥依人受盡呵護?然而她沒有,沒有人能為她披刑斬棘,沒有人能為她上山下海,她為當年的消極和隨便付出了一生的代價

  二十多年來,她守著沒有愛的婚姻,卻為孩子們筑起溫暖的巢穴,讓他們歡樂健康,讓他們無憂無慮

  看著文思尚熱烈的目光,她心痛不已,她多想應了他,與他朝夕相對,與他攜手天涯,不管他開摩的也好,辦公司也罷。她需要的是一個能與她心生共鳴,有共同語言的人。對于風花雪月,她向來是遲鈍的,然而這次,她明明白白地看清了自己的心。

  他的那句話說出她內心的渴望:“讀書品茶,聽雨觀魚,踏雪賞梅”多好啊!不管貧窮富貴起碼生活多姿多彩。然而命運弄人,當她明白過來時,他們卻再也無法走到一起,錯過了,就是錯過了。他們生命軌跡就像兩條平行線,這一世也許永遠都不會有交匯點。

  “思尚,”她抓住他的手。語言有些晦澀,有些艱難。“對不起,我不能。”

  她淚如雨下。“我不能背叛家庭,不能放下孩子。二十多年了,他們都是我生命的一部分,我不能沒了他們。對不起,對不起……”她泣不成聲

  文思尚輕輕地將她攬在懷里,她溫熱的淚水打濕了他胸前的衣服,流進了他的心里。這是他預料結果。他對她的品性了解,他知道她會做出怎樣的選擇,卻心存一絲僥幸。她如果真應了他,就不是那個心地純良的雨虹了。

  淚沿著他的臉頰流下來,滴落在她的脖頸。這個剛強的男子,曾被生活的皮鞭抽打得鮮血淋漓,他都不曾掉過一滴淚。

  今天,面對自己心愛的女人,他多想將她護在自己的羽翼下,溫暖她,守她一生平安,護她一世康健。然而,在他認為自己能力的時候,他卻沒有了這個權利,他為自己失去這樣的權利肝腸寸斷!

  5

  電話不合時宜地響了起來,他接通。“你們先走吧,我機票已改簽,隨后就到。”

  梅雨虹看了看時間,快五點了,她得走了,還要給女兒過生日呢。

  文思尚握著她的手,“雨虹,再呆一會兒吧,一起吃個飯,分別后不知何時才能再見呢。”

  梅雨虹點點頭,又搖搖頭。她不想吃飯,不愿世俗的吵嚷打擾了這份難得的寧靜。

  天蒙蒙黑的時候,梅雨虹說“我真得走了,今天女兒過生日呢。”

  “我送你回去吧,我想給孩子說聲‘生日快樂’。”他眼里閃爍著祈求,她胸口一震。

  “不用了,我坐公交就好,我替孩子謝謝你。”說著她就打開車門,準備下車。

  “雨虹,手機給我,給你存上電話。”梅雨虹依言。

  他依依不舍地看著她消失在人流中。

  梅雨虹坐上車,習慣性地將手插在衣兜,衣兜里竟然有封信。

  “雨虹:

  你知道我有多期待與你相見?千言萬語我竟然無從說起,感謝上蒼,能有這樣一個機會。我是多么后悔三十年前沒有直白我的心意,讓你我失之交臂。如今我雖孑然一身,卻再也無法擁有你。

  你兒女繞膝,我怎能自私地破壞你的天倫之樂。這一世我們有緣無份,下一世我們一定不要錯過。我常常進廟焚香,求神保佑,愿來世與你舉案齊眉,相敬如賓。

  幾年前我父母先后離開人世,除了你,我此生再無牽掛,如果你有需要,哪怕天涯海角我都會出現在你面前,為你分憂解愁,反之,即使我近在咫尺也不會打擾于你。

  隨信附上銀行卡一張,200萬,密碼是你的生日。

  祝你幸福!”

  梅雨虹的淚像斷了線的珠子,她伏在腿上抽泣著。信中的每個字撞擊著她的心扉,滌蕩著她靈魂。

  他苦盼三十年,卻細心地維護著她現世的尊嚴與幸福,他不想她被親人責難,不想她被世人恥笑,只求來世與她相依相隨。

  來世,會有嗎?而她呢,殘忍地拒絕了他唯一的請求,去向孩子說聲“生日快樂”,他是多么渴望在這萬家團聚的日子里能感受到歡樂和喜慶。

  這些年來,他經歷了多少凄風苦雨,承受了多少酸楚煎熬。他雖事業有成,卻沒有人同他分享,沒有人同他相伴。她憐惜這個孤獨、專情的男人,但她什么都做不了。

  公交車在寒風中過了一站又一站,車上只剩下梅雨虹一個人。她眼睛紅腫,目光呆滯,坐在座位上一動也不動。司機提醒她已到了終點站,她驚醒了一般:“師傅,我可以再坐回到XX站嗎?”司機點點頭,她便刷了卡。

  到家的時想天已經黑透了。屋子里充滿了歡聲笑語,男人用不滿的眼光瞅了瞅她,她低下頭,像犯了錯誤的孩子。

  “就等你了。”男人語氣生硬地說。

  她立即穿上圍裙,麻利地收拾好一切。

  燭光、蛋糕、祝福、歡笑,所有的美好都在這一刻綻放。然而想到另一個人,她禁不住潸然淚下。女兒問她:“媽,怎么了?”

  “沒什么,媽是想到了二十年前的今天,你就像一個小天使一樣來到媽媽身邊,那樣瘦小,那樣柔弱,卻帶著希望,帶著歡樂,媽媽的生命從此有了意義,謝謝你,孩子。”

  “媽媽,謝謝您給了我生命,給了我溫暖幸福的生活!來世我還做您的女兒!”

  6

  夜深人靜,梅雨虹沒有一絲睡意。

  三十年來,她的感情如一潭死水,沒有任何波瀾。可今天,她感覺心中流淌著一股暖流,這股暖流讓她的心活了起來,然而這活了的心卻是這般痛,痛到無以復加。一邊是等了自己三十年的情郎,一邊是生活了二十多年的丈夫孩子,該如何抉擇?她不知道。

  偶爾幾聲爆竹讓夜變得更加靜謐。丈夫和孩子們已經睡得很沉了。梅雨虹輾轉反側難以成眠。

  三十年啦,她是不是該為自己活一回,她以后人生還會不會再有三十年?她得趁著現在享受愛與被愛,她要做回小女人,在他跟前呢喃、撒嬌;她要把頭放在他寬闊的胸前,她要把手插進他有力的臂彎;她要穿起雪白的婚紗,成為他最美的新娘;她要與他一起讀書品茶、聽雨觀魚、踏雪賞梅……她的面龐上竟浮現出嬌羞的笑容。

  隔壁房間響動驚擾了她,兒子起來上廁所。

  她立刻回過神來,剛才那些美麗的畫面蕩然無存。這個家離開她會怎么樣?孩子離開她會怎么樣?兒子正值青春期,這是孩子一生最關鍵的時期,沒有媽媽的呵護與管教,沒有家的溫暖與祥和,兒子還會是那個高大帥氣、活潑陽光的男孩嗎?他會被同學笑話,甚至看不起,他明媚的生活也許從此布上陰霾,他也許會因此走上歧途……想到這里她一個激靈。

  在她和孩子之間她只能犧牲自己,她要對孩子負責任,給孩子一個完整的家,她不僅要他擁有健康的身體,更要他有健康的靈魂。

  她心意已決。

  “思尚,這一生注定是我負了你,我們來世再見。”她喃喃地說。

  “叮咚……”

  她打開手機。

  “安全到達,晚安。”文思尚發來信息。

  “晚安,來世相伴。”她回應。

  她打開抽屜,從最低層取出一個帶鎖的硬皮本,這本子曾是他所贈,已有幾十年沒有打開了。

  她拿出那枚最小的鑰匙,打開它,將信和銀行卡放進去準備上鎖,卻又取出那信,一個字一個字地再看了一遍,在信紙的右下角,她看到了她之前沒看到的一行小字:曾經滄海難為水,除卻巫山不是云。

  她淚眼朦朧,喉頭哽咽。顫抖著雙手將信放好,重新上鎖,將本子緊緊地捂在胸口。

  這是她此生最珍貴的回憶。

評價:

[匿名評論]登錄注冊

評論加載中……
围棋tv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