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吧-經典好文章在線閱讀:借子碰瓷三年的下場

當前的位置:文章吧 > 情感文章 >

借子碰瓷三年的下場

2019-10-11 12:35:12 作者:淼淼 來源: 知音真實故事 閱讀:載入中…

借子碰瓷三年的下場

  家有熊孩子,可謂頭疼。如果家長要把熊孩子托管給你,你會接嗎?接了會怎樣?來,一起來看看今天的故事

  本文系作者采訪寫成,

  為方便敘述,采用第一人稱

  art 1

  我叫景秀慧,70后,山東濟寧人,老公是當地一家事業單位的小科員,女兒嬌嬌讀高一

  我是幼教出身,辭職后一直自己開辦小學生課后輔導班。2014年,我租下了一所小學對面的門市樓,上下三層。三樓是起居室和食堂,一二樓是輔導教室,我想轟轟烈烈地干一番事業。

  老公的上司叫呂繼偉,呂繼偉的老婆唐娟,在一家國企會計。我們兩家私交甚好,看我輔導班經營得好,他們夫妻倆經常夸我能干

  他們的兒子呂洋洋,比我閨女小兩歲,在我們輔導班對面的小學上三年級,是我閨女的跟屁蟲,放學后也來托管班。有時他們夫妻倆有事晚一點接,小家伙就打電話爸媽不要來了,他說要在景娘娘這里睡。

  我在三樓隔出了三個房間,一個是我和老公的,其余兩個各安了三張床,最南邊的房間有一個是上下鋪,上鋪放一些雜七雜八東西。有時候家長突然有事,接不了的孩子就安排住下,男孩女孩各一間,也不多收費用

  呂洋洋是留宿最多的那一個,他說在景娘娘這里吃得好,還睡得香。聽到這話,我很開心。老公在他爸爸手下謀職,我的心里是有小九九的,照顧好了孩子,對大人也有好處

  周末,夫妻倆經常把呂洋洋放我這里。不用他倆操心孩子,兩人可以瀟灑地過二人世界

  呂洋洋是個小胖墩,特別調皮,有時候下樓梯直接從扶手上滑下去,生活老師對他很怵頭,說他一刻也沒有閑下來的時候。我囑咐老師們對呂洋洋一定多上點心結果,他還是出了事。

  2015年11月,唐娟打電話說老呂出差了,她要加班,讓呂洋洋先在我這里,她加完班來接他。我說:“放心吧,你忙你的。”

  晚上9點多,父親來電話,說母親哮喘病又犯了,霧化器出了點毛病,讓我趕緊過去看一下。

  當時有三個孩子在我這,我簡單交代了一下女兒,讓她看好三個孩子,特別是呂洋洋,別讓他到處亂跑。我怕女兒照顧不過來,又把生活老師徐麗叫回來了,然后和老公駕車直奔娘家

  沒想到,剛剛修好了霧化器,我還沒有直起腰,徐老師就打來了電話。

  “景總,你快回來看看吧,呂洋洋從床上摔下來了,把腦袋摔壞了,不能說話了!”徐老師的聲音有些急迫。我和老公飛快下樓,駕車往回趕。

  art 2

  推開房門,呂洋洋坐在床上,拿著氣球正玩得起勁。我幾步上前,雙手抱著呂洋洋的頭,仔細察看起來:“沒事吧,洋洋,你哪里疼?”

  “沒事,景娘娘,我就是剛開始有點暈,現在不要緊了。”

  我摸到呂洋洋后腦勺右邊有一個大包,有鴿子大小,便問他是不是摔這里了。小家伙說“是”。被我一碰,他呲牙說:“疼,就這里疼。”

  女兒和徐老師的描述,還原了事情過程。當時,呂洋洋想玩氣球,說是晚上這種發光的氣球特別漂亮,要一起下樓去玩,但氣球放在高低鋪旁邊柜子的上面,又靠近里面,他夠不到。

  于是,孩子們七手八腳搬來食堂里的高腳塑料凳,這種凳子一共五個,是老師們中午吃飯時候坐的。

  孩子們把凳子一只一只地摞起來,本來女兒要上去拿,呂洋洋說他要拿,搶先登了上去。沒想到,他剛顫顫巍巍爬上去,凳子出溜一下打了滑,呂洋洋沒來得及抓住床板,就重重地摔下來,腦袋一下子砸在旁邊的凳子上,繼而倒在地上。

  呂洋洋摔在地上半天沒有聲音,過了一會兒,嚇傻了的徐老師這才迅速給我打了電話。等我回來的時候,呂洋洋已經爬了起來,下床玩起了氣球。

  我覺得孩子摔了的事得通知家長,趕緊給唐娟打了電話。本來我一聽到徐老師的電話就想打的,老公說就是摔了一下,能有什么大事情,回家看看情況再說。我一想也是,就沒有打給她。

  電話接通,我剛說了一句:“唐娟,實在抱歉,沒看好孩子,洋洋摔了一下……”

  唐娟馬上打斷我的話:“從哪里摔下來的,樓梯嗎?嚴不嚴重,趕緊送醫院啊!”

  我解釋說,腦袋上磕了一個包,目前沒事了。唐娟更緊張了:“都磕出包了?媽呀,趕緊送醫院啊,還給我打什么電話!”唐娟說她一會就到,讓我們趕緊準備帶孩子去醫院。

  我和老公面面相覷,徐老師送走其它兩個小孩子,也回家了。女兒和洋洋蹲在地上玩氣球,我叫起他們,去一樓等候

  不一會兒,樓下刺耳的剎車聲響起,唐娟瘋了一樣,進門就抱起呂洋洋的頭:“寶貝,磕哪里了?哪里?疼嗎?”

  “磕這里了,這里疼。”呂洋洋拿著他媽媽的手,輕輕放在那個鼓起的包上。

  “媽呀,這么大一個包,這還了得!”唐娟看我沒有說話,生氣地說:“趕緊去醫院哪,愣著干啥?”

  我和老公忙不迭地發動車子風馳電掣地駛向醫院。

  路上我說了事情的經過,老公說孩子精神很好,應該問題不大,唐娟從鼻子里哼一聲,說了一句:“等檢查了再說吧。”

  腦CT查過以后,醫生沒什么大礙,只是磕的地方有淤血,可以吃一下消炎藥和散淤的藥,唐娟一個勁地說這個醫生看得不仔細,還打電話給老呂,說要請專家看看。

  老公看唐娟的樣子,早就在給呂繼偉打電話了,他一再道歉,說讓孩子磕著了。呂繼偉問了下具體情況,說沒事,小孩子貪玩,摔著了正常

  可當呂繼偉再次接了他老婆的電話,尤其是聽說孩子還曾經暈了過去,他堅決讓孩子住院,并說盡快回來。

  我和老公趕緊備錢,誰讓我們把人家寶貝兒子磕著了,人家說什么也不為過。

  art 3

  辦完住院手續,已經早上四點多,呂洋洋進了病房,爬上床呼呼大睡。而唐娟一直臉色鐵青,和我說話時鼻子不是鼻子,臉不是臉的。

  早上六點多,一夜未眠的我,在病房外的椅子上坐著,就聽見唐娟喊了一聲:“快叫醫生,怎么還吐了?”我立馬跑進去,看見呂洋洋在嘔吐,吐到了地上、被子上。

  醫生很快趕來,檢查了一下說沒事,應該是昨天磕了,又夜里折騰到凌晨才休息,孩子有些受不了注意觀察,如果再吐,就叫他。

  中午,呂繼偉從外地趕了回來,老公跟在他后邊一個勁地道歉,呂繼偉倒是很寬宏大度的樣子,說沒事,放寬心

  呂繼偉和醫院打了招呼,很快,呂洋洋轉到了兒童特護病房,一日三餐有專門的營養搭配主治醫生則是赫赫有名的劉專家。

  在醫院住了五天,洋洋全身都做了一遍檢查,除了體重嚴重超標,其它都正常。

  呂洋洋吃得香,睡得香,再也沒有暈過,也沒有再嘔吐,我懸著的心慢慢放了下來。

  洋洋頭上的包也一天天小了,他又調皮起來,一個勁地想上學,想找我家小姐姐玩。

  唐娟兩口子臉上也有了笑容,呂繼偉還和我老公經常出去喝一壺,當然,買單的是我們。

  住到第七天,劉專家說孩子可以出院了,我去結算時,望著收費單上的數字,我還是嚇了一跳,這些大大超出了我的預算

  不過,就像老公說的那樣,只要孩子好好的,多花點就多花點吧。但沒想到,讓人抓狂的事還在后邊。

  呂洋洋的事,在輔導班和學校引起了不小的轟動不明就里的人們知道,呂洋洋在我的輔導學校,磕壞了腦袋,差一點廢掉。

  一些家長跟風,把這件事情傳得越來越邪乎。

  2016年2月,呂洋洋發燒嘔吐,天天喊暈,唐娟打電話來,說得很委婉:“洋洋應該是上次摔壞的后遺癥,景總,你看,我們還是得去醫院看看吧?”

  既然她提出要求,我也覺得要看看。但市醫院一圈檢查下來,說是重感冒引起的腸胃不適,醫生讓他不要吃得太油膩,多吃些水果蔬菜

  這樣的事情有了一次,就有了第二次。唐娟說話的時候也開始理直氣壯,呂繼偉也說這腦袋摔傷的事,不能忽視

  我們就這樣在歉疚中,一次次答應了唐娟兩口子的要求。有時候我正在開會,唐娟的電話一響,我得趕緊接,接晚了,她就陰陽怪氣地說我們拿她兒子的事情不當回事

  開始是在本地醫院看,后來去省城濟南,唐娟說她兒子本來就暈,住的吃的絕不能馬虎,住的我就挑高檔酒店,吃的由她來決定去哪里吃,我只管掏銀子就是了。

  一次去爸媽那里,我和母親正在說話,唐娟來電話,說洋洋脖子疼,會不會是當時摔下來的時候擰到脖子了。我說不會的,那一次檢查是全身的,頸椎絕對沒有問題,是不是他睡覺時落枕了?唐娟沒再說什么。

  母親也看不下去了:“虧得以前你們兩家那么要好,她怎么什么病都能聯系到那一次摔了的事情上?你這是個無底洞啊!”

  我安慰母親說:“都是疼孩子,可以理解。”然而,事情的發展,卻越來越出乎了我的預料

  art 4

  2017年立秋后,連著幾場秋雨天氣驟然冷了起來,孩子們感冒的不少,女兒也感冒了,我忙不過來,只好由老公帶女兒去醫院輸液。

  晚上1點多,唐娟突然打來電話:“洋洋又吐了,還是暈得難受,這一次尤其厲害,我和老呂說了,要再去省城看看,這回另找個專家,一定好好看看。”

  看著病中的女兒,老公嘆口氣說,這個唐娟沒完沒了,什么事呀,這都已經過去兩年了!我也心煩,因為呂洋洋的事情,我三天兩頭像老鷹叼起的小雞,絲毫沒有掙扎余力,半夜三更被喊去醫院。

  我說:“你在呂繼偉手下工作,我們也不好得罪他呀,要不你辭職吧,你辭職我們就不管這事了,他們愛起訴就起訴算了。”老公不同意,說他這體制內的工作來之不易輕易不能辭。

  我說,那就干脆讓他們出個價,我們一次性給錢徹底了斷。老公說他們不會要的,就呂繼偉來說,他那么要面子,不會接受的,傳出去不好聽

  果不其然,當我試探著把這層意思說給唐娟時,唐娟說,她根本就不是為了錢,就是擔心孩子留下后遺癥,將來麻煩大了,她怎么能利用這個要我的錢呢?

  近一年來,由于我經常被喊去陪洋洋看病,對輔導班也疏于管理,家長們的意見很大。最近的一次假期招生,人數明顯比以前少多了。收入少了,老師們的工資打了折扣,都怨聲載道

  這一次,我決定不再聽之任之,我發了短信給唐娟,說女兒病得厲害,我去不了了。

  art 5

  結果,第二天一大早,門口就聚集了一些人,今天是秋季繳費日子,家長們來得挺早。我還沒有下樓,徐老師就匆匆跑上來,說唐娟和呂洋洋來了,在樓下。

  我急忙跑下樓,呂洋洋站在繳費桌子邊,耷拉著腦袋,一副暈乎乎的樣子。

  唐娟和別人在說呂洋洋磕破腦袋的過程,以及這些年呂洋洋屢次犯病,天天暈頭脹腦,直接影響學習事兒。我看到周圍的家長,有的竊竊私語,有的擠上前去聽,我趕緊打斷她:“洋洋媽,我們上樓吧!”

  “還上什么樓啊,趕緊去醫院啊,我們去濟南,專家都聯系好了!”她用不容置疑的口氣對我說。

  我告訴她,這兩天感冒的孩子特別多,我們家的閨女也感冒了。是不是洋洋也感冒了,先在市醫院檢查一下?我這幾天事情有些多,一時走不開。可唐娟堅持說:“感冒不是這個樣子,我們這次必須徹底去查一下!”

  當著那么多家長的面,我不好再說什么,只好放下手頭的招生工作,馬上啟程

  一路上,我們一句話也沒有說。到了濟南,掛了專家號,一通檢查下來,最后的結論是孩子有副鼻竇炎,是重感冒引發,不然孩子不會這樣難受。

  唐娟和呂繼偉不同意這個觀點,他們堅持說以前呂洋洋磕過腦袋,是不是留下了腦震蕩,要不然怎么動不動就暈眩,專家說不要緊,如果不放心,可以去北京上海的大醫院去看看。

  唐娟說她正有此意,要專家給她推薦一下,專家便給了一個電話號碼

  我跟老公說要去北京,老公說是不是有點小題大做了,還有完沒?怎么磕一個包,三年還好不了了?我說北京更權威,看了這次之后,他們就應該沒話說了。

  可想而知,我們去北京檢查過后,結果和濟南的差不多,副鼻竇炎久了,大腦缺氧,就能導致眩暈,至于那一次摔傷,醫生從核磁共振及其他檢查上,都沒有找到任何異常

  art 6

  回家的路上,呂洋洋說:“媽媽,不要再給我查了,我沒病,同學們都說你在訛景娘娘。”

  唐娟臉上有些掛不住:“你胡說什么,我是擔心你留下后遺癥,這樣會毀了你一輩子的,再說了,你景娘娘是個負責任的人,哪能不管你啊。”我知道唐娟是說給我聽的,可我一句也不想回復

  晚上回到家,老公問完情況,他說要找呂繼偉好好聊聊

  幾天后,老公灰溜溜地回來,進門就說:“呂繼偉太陰了,他說我白在他手底下干了這么久,太不了解他了,還說我們這樣的關系,又不是一天兩天的交情了,錢算什么,實在是擔心孩子的身體。”

  呂繼偉還說,他不知道我們多次跑醫院這些情況,完全是他老婆一個人的主意,還假模假樣地說回家教訓唐娟。老公覺得他太虛偽了。

  我把心頭的火壓了又壓,輔導班現在每況愈下,人心散了,好幾個老師已經開始有退意了。

  勉強維持到2018年暑假,學校的招生人數少得可憐,開始入不敷出。屋漏偏逢連夜雨,我們臨近店面又新開了幾家培訓班,帶著藝術班和興趣班,我們的情況岌岌可危。

  老公說他這一陣子不好過,呂繼偉陽奉陰違,把他支去了一個掛閑職的部門,還美其名曰照顧老部下。

  看著亂糟糟的教室,無心工作的老師們,我的心情低落到谷底。晚上失眠,整宿整宿睡不著,早晨大把大把地掉頭發。

  女兒看見我日益消沉,心疼得直掉眼淚,她說她要找呂洋洋和他媽媽算賬,我說小孩子不要管大人的事情。

  年底的時候,我的輔導班已經是強弩之末,老師們走得只剩徐老師一個,房租費也沒錢交了,我把桌椅掛在網上賣了,好不容易租出去了一樓二樓,三樓無人問津,母親和婆婆都拿出她們的養老錢給我填補。

  我從風光無限頹廢到如此地步,這還是從前的那個我嗎?我最害怕的就是接電話,總是覺得呂洋洋又暈了,又要去醫院了。

  我有時候站在窗前,望著樓下,心想如果跳下去會怎樣。

  可能看我有些抑郁傾向,老公有意識地減少了出去應酬的時間,大部分時間在家陪我,女兒也有空就纏著我去打網球。

  2019年3月的一天,老公和女兒回家很晚,我問他們去哪了,老公神秘地說:“到時候你就知道了。”

  art 7

  女兒告訴我說:“媽媽,呂洋洋又住院了,他媽媽打電話給你,正好我接了,這一次我要讓這件事情永遠結束,需要你出面配合我們。”

  我的頭一下子就大了,媽呀,都去北京查過了,確定不是腦震蕩,沒有后遺癥,她這次如果還要讓我跟她去醫院,是不是太過分了?

  女兒說:“媽媽,你就是太善良了,明天你要做一回潑婦,你能表演好嗎?”隨即,女兒對我一番耳提面命,我點頭答應。

  第二天,我們來到了老公的單位,我說我要見領導,呂繼偉出來了,一見我,打著呵呵說:“什么風把景總吹來了?”

  我把手機中女兒給我的一份錄音文件播放出來,說:“呂總,聽聽這是你的聲音吧?”

  呂繼偉聽完,臉色大變:“你太卑鄙了,竟然偷偷錄音。”我提高聲音:“我卑鄙,你真好意思說出口,你們不卑鄙,你們偉大,是吧?”

  呂繼偉嚇得趕緊把門關上了:“別在這里嚷嚷,有話好好說。”

  原來,女兒之前接到電話后,擔心我的精神會受不了,她和爸爸一商量,老公說他豁出去了,這一次無論如何得好好和他們談一下,于是父女倆一起去了醫院。

  當時電梯壞了,他們走樓梯上的六樓,在樓梯口剛要開門時,聽到了呂繼偉和唐娟說話的聲音。老公一下子拉住了女兒,他們錄下了這段對話——

  女:“你覺得景秀慧還來嗎?上一次去北京,她把洋洋的檢查結果都復印了,說有了北京專家的診治,最權威了,我估計這一次她不會來了。”

  男:“放心吧,她會來的。我們科室副科長有個空缺,我可以把她老公推上去,她為了老公的位子肯定會來的。”

  女:“這一次是她女兒接的,誰知道她來不來?她的輔導班關了,聽說她差一點得了抑郁癥,我們適可而止吧!”

  男:“我要的就是這個效果,她不是厲害嗎?再嘚瑟一下我看看啊,本來以為她心理素質夠高,沒想到不過如此,我就看不慣她覺得自己了不起的樣子。不過話說回來,你說洋洋怎么老是暈呢?是不是真的是腦震蕩。”

  女:“什么腦震蕩,早好了。我仔細問過專家了,這一次洋洋就是副鼻竇炎,鼻子不通氣,就會暈。我小時候得過,擤鼻涕時感覺就是從腦子里往下抽一樣,晚上張著嘴喘氣,老感覺缺氧,天天暈乎乎的。這鼻炎就是遺傳病,沒法治。”

  男:“不用擔心,有給咱買單的,繼續治療。”

  art 8

  當時樓道人少,超級安靜,所以女兒才錄得那么清楚。就是這段錄音,才讓我徹底擺脫唐娟兩口子的糾纏。

  呂繼偉擔心我把錄音公之于眾,說有事好好說,他承諾只要把錄音刪了,其余的事情好商量。

  我說刪除錄音是不可能的,這么寶貴的東西,我要讓它發揮作用。

  唐娟知道后,則一改往日趾高氣揚的姿態,天天跑我家里,給我說他們不想把事情鬧成這樣,確實是呂洋洋每次暈的癥狀和腦震蕩相似,才這樣三番五次去醫院的。

  老公說有這段錄音,完全可以告他們,我說我太累了,心力交瘁,再扯下去,我真的會瘋的。我要唐娟簽一份無論呂洋洋再有什么毛病都和我們無關的承諾書,唐娟兩口子說可以。

  老公也尊重了我的意見。就這樣,他們當場簽字,我們當面刪除了錄音,不過細心的女兒把簽字的場景錄了像。

  日子重新回到了正軌,女兒學習優秀,老公也調離了原單位,去了單位下面的一家公司上班,我經過幾個月的休養,重新振作起來。

  有時,偶爾還會想起那些動不動就被提溜著、跑前跑后的狼狽日子,我心里仍是一陣隱痛。可見那三年的生活,在我心里留下了多么大的陰影。

  好在老公和女兒時時開導我,讓我自信起來,我才漸漸淡忘過去,把輔導班又重新搞了起來,恢復了以前的熱鬧。

  原創不易,歡迎在文末點個<在看>

  作者 | 淼淼 職員

  編輯 | 云中漫步

  排版 | 爾東

  校對 | 沐沐

評價:

[匿名評論]登錄注冊

評論加載中……
围棋tv网